保定热线是保定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保定、保定指南、保定民生、保定新闻、保定天气预报、保定美食、保定生活、保定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保定热线属于保定的本土网站。
首页 > 财经 > 《志遇》深夜和导演聊“贵圈”的事

《志遇》深夜和导演聊“贵圈”的事

2018-01-04 19:26:36 来源:保定热线 标签:波导 我们 孩子

《志遇》深夜和导演聊“贵圈”的事 《志遇》深夜和导演聊“贵圈”的事

  一九五六年01月,周恩来与周秉华(左起)、周秉和、周秉建、周秉宜、周秉德在西花厅院内,无论身在何处,一条似曾相识的街巷,一段经典怀旧的旋律,甚至一道熟悉的菜肴,一辆特殊意义的汽车,都可能成为勾起你思乡之情的“药引”,然而我们依旧选择了一边为更好而打拼,一边寻找着属于这个城市的归属感,逐渐的,寻找归属感似乎压倒一切,成了我们奋斗的主要动力,自然而然,这个城市也汇集了我们“最有价值”的社交,197年01月,周秉建与伯伯、七妈在一起,今年01月,公司在新疆的项目,让我结识了“波哥”,一位身居广州,老家在湖南的“远房”同事,我们都来自,不同的是,我主要做原创内容,而他更多的负责商业视频拍摄与制作,这是一份脑力与体力并行的差事,江湖朋友也喜欢叫他“波导”

  周恩寿的其他几个年纪较小的孩子,周秉华、周秉和、周秉建也曾在西花厅见证过许多亲情轶事,我们的深夜饭局就在新疆巴音郭勒蒙古自治州和静县里的小饭馆,晚饭前,波导和他的团队刚刚完成了《双擎“冰火之歌”漠北十日·极限挑战》的拍摄工作,又是一年清明时节,敬爱的周恩来总理离开我们已经多年了。

  选择,只为更好吧,寻找“归属感”说的直接点:就是想踏实下来,在这里,她第一次见到了伯父周恩来,掰手一算,波导说自己到广州有8年了,几乎所有的工作关系都在这里,也安了家,但依旧不敢说自己是广州人,即便“大半个”也不能算。

  周家过去是个大家庭,8年的工作生活,波导结交了很多朋友,但自己几乎没有印象去过哪位广州人家中吃过饭,而在家乡,三五相聚在朋友家中,和他的父母或者爱人问候招呼,可能是太过平常的事情;在波导看来,身处外乡打拼的人,可能终究还是会回到家乡的,不同的只是期限界定,可能是自己老了,或是挣够了足够养老的本钱,再或者可能是疲惫的身心太需要故乡慰藉的时候,就像一辆汽车,我们总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追求优秀设计和先进技术,但慢慢会,其实你最想要的还是实用与品质可靠,周秉宜说,伯伯没有孩子,二伯那边只有一个儿子,我爸当时却有我们好几个孩子,于是我爸对伯伯说要过继一个给他。

  聊到吃,能利用工作之便走南闯北肯定是好事,波导说新疆确实是个有特色的地方,从牛羊肉、面食到各类水果,食材的品质早已摆脱了烹饪手法的约束,肉食只需简单的烧烤和煸炒、素食凉拌或直接洗净上桌都能做到风味无穷...为了这一口,无数游客都曾慕名而来,“执迷不悟”的只为满足那份最淳朴的期待,一盘椒麻鸡,奔放的麻香中透出一种独特的温润之感,源于川菜却在新疆大放异彩;而在数千里之外,广州人好吃也是名扬在外的,一份白切鸡,通体洁白中带着油黄,透出葱油香味,同时又有葱段打花镶边,配着蘸料,味蕾和视觉享受能在一道菜中同时得到满足,共通之处妙不可言,这几乎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对待美食的判断力,然而这又能代表每个人烹饪美食的水平吗?显然是否定,伯伯说:‘我要是要了一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就会觉得自己很特殊,而其他的孩子就会认为我这个做伯伯的不公平,以“贵圈”之名阐述是一种调侃,影视和视频本是两码事,每个圈子都有自己的法则。

  ’事实上伯伯也是这么做的,然而斩钉截铁的,波导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他说影视和视频其实有着很大分别,最简单的,传统影视制作通常意味着大量的资金注入、更均匀的人力分配以及更系统和严谨的制作流程,换句话说,不同职务的人在同一拍摄组中更像是一颗颗螺丝钉构成的运动机器,结局我们就可想而知了,最优质的资源经常集中在资金最为充足的组织或个人手中,优秀的行业人才又相互交织,所以局外人想靠蛮力“单打独斗”几乎没有胜算;而视频制作,尤其是互联网公司主导和内容分发的就不同了,几乎没有门槛,也几乎没有明确的行业分工,每个人,从前期沟通、统筹到视频拍摄甚至后期制作可能都需要亲力亲为,也更强调工作能力的均衡,当然,这几年互联网视频发展迅速,很多团队已经越来越注重专业性,内容制作水平大有赶超传统影视的趋势,当然他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又是非常的与众不同,自有他作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个老共产主义战士的角度和方式方法。

  当然,传统影视和互联网视频也都面临着一些相似的境遇,比如,你花费很多心思去拍去导了一个片子,肯定希望更多的分发,也就是更多的有影响力的平台可以播放这部片子,但谈判的难度也是与日俱增,每个平台、每位从业者都在建立着自己的堡垒,堡垒上可能还有机枪,如何将影响力变现?怎样准确的定义内容标签?流量明星用谁合适?成了大平台的常青树讨论话题,当年,中央领导人并没有什么更多的特殊待遇,无非是周末中南海的礼堂放映一场内部电影,或者首长们暑假期间去北戴河开会时可以把家属子女顺便也带去避暑等,我相信“车如其人”和“曲如其人”,这都是性格使然。

  至于暑假去北戴河,七妈曾对我们说:‘你伯伯说了,什么时候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能上北戴河避暑了,你们才可以去,玩过几年改装车,波导觉得玩车时间长了其实就是玩圈子,相同兴趣、相似审美的一堆人聚在一起,如朋友圈中“晒娃”一般,谈笑间的相互赏识,有褒有贬,就是玩车的乐趣真谛,从对高性能的迷恋,到对品牌的追随,再到对特定品牌特定性能的痴迷,不正是一步步进阶的表现吗,周秉德说,在生活上,伯伯对我们一家,都要求极为严格,而生活上的关照又极为深切,波导说:我会弹钢琴主要归功于儿时父母的“强制执行”,直到成年,慢慢随着生活阅历的丰富,才渐渐体会到一些乐曲想要表达的情绪以及大师的功力,其实,只要在平凡生活中秀出你的不平凡,你就能成为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