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热线是保定的地方门户网站,网站开设聚人在保定、保定指南、保定民生、保定新闻、保定天气预报、保定美食、保定生活、保定旅游等频道,更多精彩尽在保定热线属于保定的本土网站。
首页 > 创业 > 央行、银监会将联合召集紧急会议

央行、银监会将联合召集紧急会议

2018-01-09 08:08:14 来源:保定热线 标签:监管 公司 互联网

  明日(01月09日)上午9点,央行、银监会将联合召集紧急会议,通知所有批准开展互联网小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汇报工作,近日,多位监管部门领导人再次表态互联网金融监管,强调落实“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的要求,第一财经记者从某省小贷协会内部人士处获悉,明日(01月09日)上午9点,央行、银监会将联合召集紧急会议,通知所有批准开展互联网小贷业务的省市金融办汇报工作,仍存灰色地带01月09日,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在“2017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要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完善法律法规框架,创新监管方法,按照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落实“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任何金融活动都要获取准入”的基本要求,建立互联网金融的行为监管体系、审慎监管体系和市场准入体系,某市金融办人士向记者证实,下午已经收到上述文件,互联网金融的首个纲领性指导意见是2018年01月由央行、银监会、财政部等十部委联合出台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此后,国内各类从事P2P、众筹、消费金融、汽车金融等业务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同时,监管政策持续跟进,两年间,《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实施方案》、《股权众筹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等行业整顿、监管文件陆续出台。

  09日当天,该省金融办召集网贷协会整日研究汇报材料,对现金贷情况进行摸底,不过,值得关注的是,在普惠金融发展的过程中,也有不少打监管擦边球的业务和行为出现,此外,汇报资料部分提及现金贷,包括留意到一些辖内小贷公司标准产品的设计方面、在贷款人群适当性上存在问题,纪志宏也指出,近年来,互联网金融在快速发展中积累了一定程度的风险,也有一些机构假借普惠金融的名义,依靠技术手段从事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01月09日晚间,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要求自即日起,各级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一律不得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禁止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李均峰表示,要通过监管来打击那些打着数字普惠金融和互联网普惠金融的旗号,实际从事金融诈骗,或者是骗局的金融活动,地方监管人士:存量网络小贷公司也面临整治不日开会针对现金贷的第一份全国范围内的文件出炉,数字货币监管需国际合作今年初以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价格飙涨,从5000元左右涨至最高3万元左右,《通知》显示,近年来,有些地区陆续批设了网络小额贷款公司或允许小额贷款公司开展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部分机构开展的“现金贷”业务存在较大风险,而ICO的野蛮生长吹大了虚拟货币价格泡沫。

  一位地方监管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这份文件仅仅是禁止网络小贷公司增量,但目前存量也面临整治,已经通知不日开会,今年以来,ICO发展迅猛,2018年01月09日,全国第一家网络小贷公司浙江阿里巴巴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在浙江杭州正式成立,到2018年突然开始提速设立,截至01月09日,全国范围内ICO涉及资金数十亿元,ICO项目参与人数超过10万人,这背后的推动力是2018年的网贷监管细则的出台,无金融牌照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为寻求合规“安全感”,将目光投向了最容易获取金融牌照——互联网小贷牌照。

  很多消费者并不关心项目本身的价值,只关心投资回报,致使风险被忽略,“我们也在重庆申请了牌照,赶上当地的最后一波”今年01月,有互联网金融公司总裁曾对澎湃新闻如此表示,但目前,虚拟货币交易正从线下转至场外市场,同时,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炒币,但重庆在此之前与广东、江西一样,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挤破头想要争取设立网络小贷之地,也有分析人士表示,在关停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后,相关监管仍然不能松懈。

  其中广东省最多,有43家;其次是重庆市,有28家;江苏省和江西省分别排名第三和第四,分别有21家和13家,同时,加强国际监管合作,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的特点要求各国监管机构协同监管,成员国之间应制定原则性监管法规,建立统一的数字货币国际纠纷解决机制,加强信息共享与交流,共同打击数字货币跨国犯罪活动,趣店一共有两张小贷牌照,都是在江西拿到的,对那些利用数字技术进行的一些伪创新产品,应该依法进行从严监管,避免使投资人和消费者陷入债务陷阱,或者是庞氏骗局,趣店通过其股东蚂蚁金服的流量入口,自2018年起“来分期”现金贷业务大爆发,在其上市之际,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9.74亿元,与去年同期的1.22亿相比增698%,增近7倍,并且2017上半年实现的净利润已远超过去年全年水平。

  现金贷业务恐迎严监管近期,趣店等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市使得现金贷业务的风险引发空前关注,捷越联合创始人王晓婷对澎湃新闻表示,该文件对现金贷影响很大,因为现金贷基本上只有一端,即放款端,资金端都来自于机构,如果以后要求现金贷没有互联网小贷就不能做业务的话,现在的几百家现金贷公司至少得死掉99%,“现在市场都觉得现金贷风险比较大,其次之前就有风声传出来过说现金贷没有互联网小贷牌照,将来可能会暂停,所以现金贷公司现在办互联网小贷的风头比较劲,今年上半年,整体互联网小贷的批准规模已经超过去年全年,大家都在赶着政策下来之前尽量批复,国家应该也是在遏制地方政府在这方面的一些行为,据了解,近日,上海黄浦区金融办召集辖内现金贷平台开会,传递了规范现金贷业务活动的信息,包括严禁暴力催收,并要求所有手续费、利息等综合借贷成本不得超过年息36%等,按照监管方近期的要求,现金贷业务将实行牌照化管理,目前看相关牌照包括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以及备案后的P2P业务主体,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开展业务,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禁止欺诈、虚假宣传。

  而互金整治办要求各地立即停发网络小贷牌照,无疑是收紧现金贷政策的第一步”据了解,这是银监会首次明确提出要对“现金贷”进行监管,“戴着镣铐跳舞”的小贷有什么魔力?小贷公司及互联网小贷公司的审批和监管权在地方金融监管部门,虽然各地要求不一,但是基本放贷杠杆倍数都要求在1-3倍,上海较为严格,是0.5倍,湖南较为宽松,是3倍,上海地方行业协会对会员单位涉及“现金贷”业务的情况进行摸底排查;北京监管部门下发“现金贷”排查方案;广州、深圳地方协会陆续下发通知,要求会员单位进行“现金贷”清查,2018年01月09日,中国银监会印发《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信息披露指引》,规定“同一借款人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20万,同一个企业组织在同一个平台的借款上限为100万”也就是说,大额借款不能接。

  据了解,有银行通过认购消费贷证券化产品的形式,将资金投入到了现金贷平台中,比如上海的规定是不超过注册资本5%,不超过500万元,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人士称,“现在已经在限制银行向现金贷提供资金,没有具体的政策,但会有相应的通知,除此之外,P2P被银监会定义为信息中介,不能直接放贷,但是小贷可以直接放贷,解决了资金来源的合规性问题,上海大学科技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孟添认为,现金贷的商业模式虽然有存在的现实意义,但同时也要受到更强的监管,否则很容易出现风险,从场内ABS来看,澎湃新闻根据Wind资讯终端统计发现,小额贷款ABS去年全年发行总额为681亿元,而今年截至目前为2136亿元,这部分发行主体有蚂蚁金服、百度小额小贷、平安普惠、中腾信、海尔小贷、分期乐、小米小贷和京东金融等。